• 感觉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反正随便玩一下,就到了星期五…………

    周日去香港。下周四回。

    去年此时去香港买的美丽又贵的红色高跟鞋,这一整年竟然一次都没有穿过!!

    这次去决定就买点家居用品和护肤品。其它嘛也别买了……

  • 首先,我在新家扫了地。我多少年没有用扫帚扫过地了?!!后来我直起身,觉得腰好痛!我就骗自己说:刚刚我锻炼了腰部!

    后来,我们为了去赶最后一班公交车,忽然就在小区里展开了长跑比赛⋯⋯我一直跑一直跑,还跟自己说:用鼻子呼吸,注意呼吸节奏!真不愧是曾经的高中八百米冠军啊!半路我还对敌人进行心理上的骚扰和压迫,不停地骂他:“臭小子!你敢超过我!!”我们气喘吁吁跑到车站,正好一辆公交车来了,时间卡得如此完美。我兴奋极了,上车第一句话就问司机:这是最后一班吗?司机斜了我一眼,说:不是。what the fuck!!老子气死了!这种气你们懂吗?

    直到回到旧家楼下,我还因为刚刚的长跑不停地打嗝。桉树就一直絮絮叨叨:“你干嘛一定要超过我嘛。你干嘛非要超过我嘛。”我骄傲的看了他一眼,心想:你怎么会懂得一个高中八百米冠军的自尊哦!

    时隔几年,我觉得自己再次变成了一个二货⋯⋯

    马上中午去跟几个女人见面。

    明天中午跟另一个二货女人吃饭保养我买的旧包以及散步以及从她那里拿毛姆的书。

    上海某二货快给我寄书!

  • 2012-03-12

    各种过

    三八节在上海,三个女人一起吃饭谈事情,还开了瓶红酒,相谈甚欢。

    有人短信问曰:今天是三八劳动节吗?

    …………………………沉默…………沉默……………………

    在上海的老家具店买了三件老家具。不推荐。贵而且材质差。一把凳子和椅子还行。一个旧几得先打磨自己再涂层漆才行……以后不跟着装B了……

    ……………………沉默…………

    周末两天都待在新家。就在客厅踱来踱去也挺有幸福感。我希望客厅能保持现在的空旷……什么沙发合围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在我家发生!!

  • 2012-03-07

    还是在江宁

    昨天又去江宁搞我那堵墙……

    后来朋友们来玩。凌晨1点我们离开蓝湾咖啡时,见有一对年轻夫妇正坐在大厅里用IPAD看喜羊羊,女人还在绣十字绣……江宁人民的生活真是太悠闲了……

    在雾气中,见旁边有一辆浙江牌照的保时捷,开车的同学忽然说:“我要跟它飙车!”便开始加速,跟上……

    保时捷大概非常诧异:“为毛会有人跟我飙车?”于是就一个神奇的加速……消失鸟……

    ………………………………沉默……………………沉默…………沉默……………………

  • 得说实话。坐在市区的地铁上,或者坐在往奥体的地铁上,与坐在江宁的地铁上是不一样的感觉。不同的人构成不同的氛围。周围人的表情、穿着、讲话的方式、走路的姿态,都不一样。江宁更像一个有点变异的县城。

    我们小区里有一个阿英煲,有时候在新家待晚了,我们便去那边吃饭。这里装修相当不错,但在里面吃饭的人……跟在熙南里阿英煲吃饭的绝对是不一样的人……他们点菜的方式,跟服务员讲话的态度,好像自己是在一个远房亲戚家吃什么宴请。昨天我在洗手间的时候,便听到一个大叔在问服务员,到底哪个是男厕所。等我出来的时候,他还在跟服务员讨论厕所上的两个图案,以及male和female,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兴致勃勃的姿态就好像是在某个亲戚家串门的时候看到什么自己没见过的事物。

    后来我们坐公交车去地铁站,车上有一群人,他们分散坐在各处,但明显是一大家子亲戚,其中没有一个人搞得清楚该在哪里下车。每到一站,他们就各自站起来互相喊话:是这里下吗?不是啊?是不是下一站呀?

    有一站其中几个男丁已经一步跨了下去,这时后面跳起来一个当家的老人家,把他们都呼唤了上来。又到了下一站,这次确实是了,他们陆续下了车,但有一个中年男子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拥抱着车门。旁边的人奇怪地问他怎么了,他腼腆地一笑:“脚被门卡住了……”旁边的人连忙喊司机,司机打开门,他的脚得到了解放,就欢天喜地的下车了。

    如果在城区遇到这样的事情,司机大概会被骂了吧。但在江宁,大家都不当回事,晃里晃荡就走掉了……

    主城、河西、仙林、江宁……我比较了一下大概江宁最土炮的地方了……但可能比较适合我们这种吊丝生活吧……就觉得气场还蛮合的……从自家窗台往西一看,整个儿就是一块荒地,看得我欣喜异常,每天祈祷它不要被开发……但估计也不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