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12

    屌丝的对话

    XXX:啦啦啦啦啦啦

    荞麦麦:啦你妹……

    XXX:我发达了

    荞麦麦:哦………… 恭喜 ……

    XXX:
    快推进快推进,赚钱事儿多的一笔啊……
    还敲了一个梁朝伟主演的大卡司
    争取今年大翻身

    荞麦麦:你会的!

    XXX:你不翻?想不想环游世界?

    荞麦麦:想……

    XXX:想不想卡片里六个零去环游世界?

    荞麦麦:想…………

    XXX:冲刺吧,就看今年

    荞麦麦:哦…………

    XXX:妈的钱像下雨一样,好兴奋

    荞麦麦:哦……

    XXX:最近打我电话的全是大导演,看来我真的要发了。哈哈哈哈。我好兴奋,我请你吃饭吧!

    荞麦麦:好。

    XXX:我怎么这么豪迈啊!陈XX你怎么一点也不兴奋的啊?!

    荞麦麦:因为我这边快被搞崩溃了……

    XXX:你怎么了?(非常关心状)

    荞麦麦:小事儿……

    XXX:公事私事?让叔叔来帮你吧!

    荞麦麦:呃……就是Itouch跟电脑同步之后图片删不掉了……好抓狂……

    XXX:去你的!!!滚!!!!!!!

  • 2011-12-07

    在北京

    并不冷。准备的护膝和手套等全部没用上。酒店房间温暖,但空气实在干燥,半夜觉得嗓子鼻子里都是沙砾,呼吸艰难。前几天下了一会儿小雪粒,今天又阳光耀眼。

    感觉身处另一个人生。吃饭、交谈,都不是平常的状态。每天回去的地方是酒店而不是自己的家。台里有人请我们吃饭,说到自己因为工作原因大部分时间必须在北京,但一直抵制着这个城市:不离开住所,只在附近活动,不开车,拒绝认识和了解这个城市。固执地想返回南京生活,生怕自己的生活被真的一分为二。他想保留南京那份生活的完整性,把在北京所有的时间,即使已经远远超过待在南京,但依然看作是出差,是生活之外。

    又跟传奇的H先生一起喝咖啡吃饭,他问我:“你如果当年跟我一样留在北京,会是什么样子?”我也真的想象不出。在北京也看了点家具,但H先生说他家餐桌就花了6万元,我不禁一阵眩晕……6千的餐桌我也觉得贵呀!

    我们的电影因为季节的原因,如果定下明年上映的话,很快就必须开机。于是各种压力纷涌而至,尤其是演员的问题。影视圈最麻烦最贵最紧俏的东西是什么?演员。剧本是为了吸引演员,找名导演是为了吸引演员。幸好剧本本身还不错,甚至连Z都表示了兴趣,可惜时间来不及了。经验不够,谈演员的时间留得不充裕,季节又不能等人。我们跟导演说:“下次不要写这么季节性强的电影嘛!或者写个海边的戏嘛!!”

    做一行恨一行。导演提起拍电影就咬牙切齿,但又说看着自己创造的东西一点点成型的快乐没有其它东西可以替代。而我自己的总结是:我还是回去写小说好了。虽然小说也写不出来……

    又聊起宗教,在座几个人都觉得自己不会成为任何教徒。能战胜时间和虚无的东西就在眼前,不必求助信仰,即使这个东西带来的很多时候都是痛苦。

  • 2011-08-29

    出差回

    去北京的火车上我打了3个多小时的“植物大战僵尸”,回来亦如此。

    这次住西面,酒店大堂里摆满了各色电视剧的宣传画,总觉得鬼影森森。我们这次去主要任务是见几个导演,聊天。好像做电影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聊天……见了四个导演,一个文艺导演要转商业,一个青年导演要拍长片,一个著名导演正捧自己的儿子,一个女导演正要推自己的新片。

    对第一个导演我们聊天的主题主要就是劝他商业要彻底;第二个导演我单独见的,主要是互相鼓励,意思是“转型不容易”,必然要放弃,要痛苦,我不得不以自己举例;有幸跟第三个导演吃了一顿漫长的饭,大概是5个小时,但4个小时都不在谈电影,但仅仅那一个小时好似大而无当的话,却让我们受益匪浅;第四个导演看上去比荧幕上美,抽烟挺厉害,手指修长,头脑清醒,有热情,我觉得她是内地最有前途的新一代商业导演。

    连续三天几乎都是凌晨3点左右才能睡觉,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我过了12点还不睡就会饿,那就得吃宵夜,吃完宵夜回到酒店再磨蹭一会儿,那就是3点了。对于健康生活的我来说,出差就像列车出轨。周六傍晚才到家,喝了点粥,倒头就睡,从晚上8点睡到早晨8点。还是困。得补一个星期。

    《海边的卡夫卡》里,双性人大岛带着卡夫卡去森林里的小屋,一路上听舒伯特,她/他说:“舒伯特的音乐相当单调,但惟有单调才会不那么容易厌倦……”阿姨把家里打扫好了,我把床单被套都换掉,通过这样焕然一新的形式感,我为自己能够重回日常生活的单调而感到幸福。

  • 北京影视节,好像大家都要跑到北京去。

    像我这样一个宅女,周末去一趟上海,感觉都累得不行,要大补三天。

    明天去北京。

    第一次坐高铁去这么远的地方……很抖!

  • 2011-04-29

    北京的春天

    北京的春天,比南京或许晚了两个星期。紫色梧桐花开了一大片,悬在我们酒店到三里屯的那条路上。树叶也比南京嫩一些,柳絮漫天飘。工作日的下午,三里屯village坐满了外国人,像是在欧洲。

    感觉北京比以前多了很多树,不知道是不是幻觉。而南京则少了很多,这个不是幻觉。

    去的时候飞机晚点两个小时,凌晨才到。第二天通宵K歌。第三天又吃饭聊天至凌晨,在座还有一位当红小生,果然很帅,虽然我从来没有看过他那部红透了的电视剧,但觉得此人必然有前途,因为帅而且得体又沉默,烟抽得有点多。第四天跟某艺术片导演吃饭,我多喝了点红酒,想喝完就回去赶紧睡觉。以前这一招对我最有用了,这次却又失灵了。总之,去北京总是缺觉的……

    这次去,觉得北京还挺好的。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可能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在春天去过北京。但在北京,还是不踏实,一回南京,忽然就感觉接了地气,整个人顺畅了。从晚上10点一觉睡到早晨9点……

    假期前的一天,大家都心不在焉。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觉得春天真好,而马上迎来三天假期,还得继续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