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03

    良心发现

    想到自己几乎不怎么更新博客了,竟然觉得愧疚了⋯⋯

    多谢一位博客读者还介绍桉树去拍照片⋯⋯

    其实去年一年玩得最多的是豆瓣。

    我的豆瓣主页是:http://www.douban.com/people/qiaomai/

    里面有日记、有相册、有在读的书,想看的电影,右边还有我的实时广播,会推荐一些好玩的文章、相册、图片什么的,欢迎关注,一起来玩。

    原本写在博客里的内容,就这样好像被豆瓣分解掉了,往往就很难再想写第二遍。

    豆瓣比微博好玩多了,只要使用得当,就会相当有营养。专业人士很多,而且乐于分享。

    我的豆瓣小站右边链接里有,主要是贴一下写过的东西,也基本保持着更新。

    今年如果整个人的状态活跃一点,也会尽量多写写博客。

    不过最近周末基本都在新家忙碌,今天成功的把那面开发商得意的电视墙拆掉了。

    桉树恋恋不舍地问房修部的工人:“其它有人拆了吗?”

    答曰:“没有⋯⋯搞得好好的干嘛要拆⋯⋯”

    妈的,因为太丑了,我不想对着一面暗金色的墙好吗?!!

  • 2011-12-29

    这么说吧

    一个好的文艺作品应该展示事物的复杂性和不合理性,而不是绝对性和合理性。

    ……………………………………………………

    昨天我们的超级大木头镜子被送到了新家,就让物业帮忙收了。晚上去了一趟,物业让我们先去房子里等着,然后来了两个帅气的保安,帮我们把死沉死沉的大镜子从物业抬过来送到了房间里。好感人。物业果然很不错……

    放完镜子之后我们在阿英煲吃了晚饭。这家阿英煲应该是全南京装修最好,客人最少的店了吧……

    本来还有点不徐不急,但昨晚去了一趟之后又觉得还蛮想住新家的。

    远就远吧,大不了周末不出门。

  • 2011-08-03

    投桃报李

    对谈

    昨天陶立夏在豆瓣留言板上跟我说:“梦见和你对谈,流程清晰,和真的一样,媒体和书友也都来了,醒来觉得我们已经把周末的活动完成了……”

    我说:“那我们把你梦里的谈话再谈一遍吧!”

    她说:“梦里是冬天,我们穿外套谈,我记得一切细节就是不记得对话内容……”

    然后神奇般地,我昨天晚上也梦到她了!问题是我们俩还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梦里知道是她。我梦到的不是对谈,而是前一天的饭局,跟元子等一起吃饭,吃完饭我们又一起到了一个类似咖啡馆或者酒吧的地方,在那里桉树还被什么星探看上了……

    好吧……立夏同学,周五饭局见。

    各位,周六先锋见。

    还有大惊喜,刚刚得知元子邀请桃花主持周六的活动!哈哈哈,太好玩了!

    PS:8月21日在上海书展还有一场。

    8月20日晚上说不定还有个小活动,暂时没有定。到时候再告知吧!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很害怕坐动车,但编辑说:“你走也得走过来啊!”

    好吧……到时候上海又见……

  • 2011-07-14

    理查德.耶茨

    以前讨厌雨,不知道如何跟雨天相处。它让我狼狈,尴尬。现在热爱雨天,尤其是这样的夏天,雨天凉爽,犹如恩赐。而我早已经不在乎那些事情:鞋子踩湿,裤子上都是泥点。

    晚上的时候凉风穿堂而过。桉树在那边写方案,而我就读书。

    最近迷恋耶茨,读了一本又一本。

    摘抄一段:

    钱的事,我从没想太多,因为我一直想要的是天分——如果有一点点我就很满足。不过,我想这两样有点像。拥有其中之一便会让你与众不同。生命有其一能带给你许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可是它们都要求无穷无尽的责任。如果你忽略它们,或置之不理,它们的好处就会溜走,只剩下懒惰与挥霍。最可怕的是,懒惰和挥霍那么容易就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耶茨一辈子都是个失败者。这段话恐怕就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他苦苦追求一点肯定,肯定自己的才华。为此他付出了一切:婚姻失败,贫穷,精神崩溃。但他的天分和才华,直到很多年之后,才得到了肯定。

    他笔下都是这些人:志大才疏,潦倒收场。他肯定一直认为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他苦苦书写他们是如何被梦想欺骗,最终却一无所获。但他不知道,梦想没有欺骗他,他就是有天分的那一个。

  • 2011-03-11

    仙台沉没?

    听说因为地震引起的海啸,仙台沉没了?

    那,伊坂幸太郎还好吗?!

    一个一直住在仙台,所有笔下的故事都发生在仙台的作家……

    《金色梦乡》《末日的愚者》……都是讲人们如何面对大难临头,面对绝境的故事。

    祝他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