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26

    只是期待假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iaomaimai-logs/80889079.html

    周四一大早就出门去了。南京骤冷,我便更向往香港的温度。

    睡到10点起床,看完了《山核桃街谋杀案》。又看了几页杂志。看完了《安妮.莱博维茨的浮华世界》。困困早期曾经写过她,这样讲:“莱博维茨的镜头对那些习惯了摆姿势的人更有感情。她是全球5位报酬最高的摄影师之一,却只是个商业工匠而非艺术家;她在美国史密森学会国家画廊举办影展,作品却是收藏品市场的败笔。桑塔格曾督促她罕见地拍摄了萨拉热窝和卢旺达的军事冲突,但新闻摄影始终是点缀。她因拍摄名流而闻名,也因拍摄名流而捉襟见肘。”

    人生的吊诡其实在于:好多时候你看似有无数的选择,看似你坐于某种权力之巅,然而人生还是以不可抗拒的力量,不由分说地消耗你,分拆你,你最后只能成为某一种人,而不可能成为某两种人。有时候你恍惚得到了全世界,其实同时也丢掉了另一个世界。

    莱博维茨简直是最好的例子,她再也拍不出早期那些真实乍现的作品,而成了“摆拍天后”。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荞麦定律 2011-10-26
    漫长的家宴 2011-10-26
    深秋的夜 2008-10-26
    我靠! 2005-10-26

    评论

  • 就像爬山,你登上一座高峰,看见另一个更高的山峰,你先得下山,然后再往上爬,你能同时爬两个高峰么?不能。

    但是,如果你在一座半山腰周旋,这时候,你看到另一座山峰,你速度下山,然后往上爬---。

    这叫做:用左手实现右手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