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12

    学习年代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qiaomaimai-logs/78142705.html

    董启章

    把这期《收获》上的董启章的《学习年代》读完了。

    这个时代寂寞的写作者,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八卦竟然是他没有钱也不工作,只能靠太太养着。《学习年代》里的频繁出现的性别倒错是我最不感兴趣的类型。我不太相信现在的年轻人还会为性别倒错或者不爱正常人感到太多痛苦与困扰,也对男女性别转换的题材相当厌烦。然而我还是将它现在刊载的章节读完了。因为这就是所谓的“教育小说”,而我多么需要被教育。

    其中最精彩的部分就是“燃烧的绿树”读书会聚在一起讨论某本书,虽然各种长篇大论由各人的口说出,但其实很容易就能感觉到这不过是董启章的自说自话罢了。读一本书能读到如此深入,底子真厚,怪不得之前他写书评相当著名。在《收获》刊载的《学习年代》章节中,他分析了大江健三郎的《燃烧的绿树》、萨拉马戈的《盲目》(又译作《失明症漫记》)及歌德的《学习年代》。涉及的范围很广,思辨能力极强,有时是反复思辨,让人读得津津有味。我想把以上的书都找来读一遍,然后再读他的“小说版书评”,必定更有意思。

    对一本书能分析到这样细致,以及所在的高度又那样抽离,却未必自己就一定能成为一个优秀作家。至少我的感觉是,他本身的小说部分完全没有“书评”部分那么精彩。在我所读的部分,津津乐道于一个青春期苦闷少女的喃喃自语,自我剖析……幸好他写的是香港,陌生性和隔离感带来了一些乐趣……但总体来说,他更合适的角色应该是学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比比谁变态 2008-10-12

    评论

  • 把阅读的快感拿出来解构,来分析,是相当痛苦的事情。也为作家也为学者,都是上个世纪5.4之前的老人了,底子打的厚,遇到的导师也都是大师级的,时代也是恰如其分---。
    回复老何说:
    嗯……:)
    2010-10-13 14:2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