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8-12

    健康生活

    以前我们争取每天凌晨一点前睡觉。

    后来我们争取每天12点之前睡觉。

    现在我们晚上11点就睡了……

    我靠。

    今晚最好10点就睡,因为明天早起出门耍!

  • 2011-08-10

    一群穷鬼看哈7

    穷鬼们准备集体去看哈7,豆豆及时拿来了上影的票。

    我一直很焦虑,生怕自己赶不上开头。其它人则一直很悠闲,还分成两队分别去买肯德基和麦当劳!我左催右催这帮大爷终于蹒跚到了影院,进去一看,妈的,果然还在放广告,被众人鄙视。

    看的时候很倒霉地坐在两个“比古”大叔的旁边,白白和黑眼圈。我日,白白已经看过了,黑眼圈只看过第一集,两个人压根心不在焉,一直在“比古”(南京话“罗里吧嗦唧唧歪歪”的意思)。罗恩和赫敏用毒牙杀死魂器,然后两人亲吻。黑眼圈就大叫一声:“妈的,吓我一跳。刚刚倒没吓到我,他们俩干么四忽然亲起来?吓死我了。”然后他又问白白:“哈利是不是要死啊?”白白说:“哈利是主角怎么会死呢?”反正两个死男人就一直叽歪叽歪……

    老子看到片头就想哭了。难道音乐不是很伤感吗?难道这不是离别的音乐吗?5555……

    霍格伍兹大战,555……但大战太不过瘾了。最后只交代了一下死的人,根本就没有拍他们是如何战死的……对死者好不公平啊……格兰芬多那个女魂灵不是《高斯福庄园》的女主角嘛……

    然后电影就结束了。对于没有看书的来说,还真是难懂,比如为毛他要把复活石扔掉呢?因为他已经决定要去死了啊!他终于不再沉迷于神话,要面对真实人生了嘛!

    太短了……还是有一种仓促的感觉。应该拍三小时!哼!

    出来之后发现外面下大雨。我们都钻进了豆豆的车,剩下黑眼圈和白白去打车,我内心暗自觉得爽:让你们淋雨!谁让你们看电影时一直“比古”,害得我没能大哭一场!

  • 2011-08-05

    巧大手!

    昨天万万到我家来玩,我们聊天到12点。如果12点我还没睡,那必然就会饿了……就让桉树煎面包给我吃,他用黄油煎了一片面包,外脆内绵,好吃得不得了!老子当时就叫起来:“你煎面包这么好吃为什么之前让我煎?!”我煎得软绵绵的,烂烂的,要不就是太脆了,总之比他煎的差远啦!

    桉树有一双大手,比起他的身材来说,委实太大了一些,但却巧得出奇。宜家的大香味蜡烛芯烧完了,但还有很多蜡,他便自己给蜡烛做条芯。我想吃的菜,他之前即使没有做过,但他慢慢地做出来,就是很好吃。衣服上弄了难洗的污渍,就交给他,他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洗掉了。家里有什么东西坏掉了,喊他,他就跑过去修好了。他身上有一种让我惊叹的东西,好像所有的事情交到他手上,他都能仔仔细细地办妥,让人放心。

    如果他一直生活在以前的农村,一定是村子里最受欢迎的男人,方圆几十里所有中年妇女最想要的女婿。他总是把事情安排得妥妥帖帖。我们出门,都是他收拾行李,连最细小的东西他都能考虑到。而我这个马大哈,总是丢三落四,魂不守舍,老是拖他的后腿。要是我交代他一件事情,往往是我自己早就忘记了,他却帮我已经做好了。他不看表就能知道时间,看看天就能预测天气,说出来总是差不离儿。

    但他这些本事,从某个角度看来又好似是无用的。要是你跟他说:现在就去买辆车回来,他恐怕做不到。你要是跟他说:你最好一年升职一次,他也大概做不到(当然,我也不会提这样的要求)。他不擅投机,不擅拍马,只知道埋头钻研,认真做事,对待世界像在种田。他自成体系,运行良好,如果要与外界发生关系,则显得笨拙和过分天真。如果他同时还是个世故圆滑的所谓成功者,我肯定反而不喜欢了。

    再仔细想想,大概就是因为我本质上是一个乡下女人,所以才特别喜欢这样淳朴的男人吧。所以我们其实是乡村男女进城打工啊!哈哈哈。

  • 2011-08-03

    投桃报李

    对谈

    昨天陶立夏在豆瓣留言板上跟我说:“梦见和你对谈,流程清晰,和真的一样,媒体和书友也都来了,醒来觉得我们已经把周末的活动完成了……”

    我说:“那我们把你梦里的谈话再谈一遍吧!”

    她说:“梦里是冬天,我们穿外套谈,我记得一切细节就是不记得对话内容……”

    然后神奇般地,我昨天晚上也梦到她了!问题是我们俩还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梦里知道是她。我梦到的不是对谈,而是前一天的饭局,跟元子等一起吃饭,吃完饭我们又一起到了一个类似咖啡馆或者酒吧的地方,在那里桉树还被什么星探看上了……

    好吧……立夏同学,周五饭局见。

    各位,周六先锋见。

    还有大惊喜,刚刚得知元子邀请桃花主持周六的活动!哈哈哈,太好玩了!

    PS:8月21日在上海书展还有一场。

    8月20日晚上说不定还有个小活动,暂时没有定。到时候再告知吧!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很害怕坐动车,但编辑说:“你走也得走过来啊!”

    好吧……到时候上海又见……

  • 2011-08-02

    小农主义

    弟弟回了趟家,给我带咸鸭蛋和香瓜过来。

    于是我就在家煮粥招待他。粥配上咸鸭蛋和桉树家的烧咸鱼真是人间美味啊。而家里的香瓜香甜无比。

    吃完之后我们就坐在家里聊天,最担心的就是乡下正在轰轰烈烈进行的拆迁。

    真是搞不懂啊,这个国家的人都在想什么啊,把农民跟土地剥离开来之后,后患无穷啊,想过没有啊!!

    农民确实是目光短浅又很傻,觉得种田赚不了多少钱,还不如换成拆迁款,他们不会想到,种田是赚不了多少钱,但是省了多少钱啊?种种田养养猪就能活下来,住着两层小洋楼,吃什么都是天然有机安全的,在城里你过得了这样的生活吗?

    但国家利用他们的傻又有什么好处?等他们的拆迁补偿款用完之后,就变成飘荡的流民,到时候怎么办吧!老子气死了!滚你妈的,离我家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