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2-29

    这么说吧

    一个好的文艺作品应该展示事物的复杂性和不合理性,而不是绝对性和合理性。

    ……………………………………………………

    昨天我们的超级大木头镜子被送到了新家,就让物业帮忙收了。晚上去了一趟,物业让我们先去房子里等着,然后来了两个帅气的保安,帮我们把死沉死沉的大镜子从物业抬过来送到了房间里。好感人。物业果然很不错……

    放完镜子之后我们在阿英煲吃了晚饭。这家阿英煲应该是全南京装修最好,客人最少的店了吧……

    本来还有点不徐不急,但昨晚去了一趟之后又觉得还蛮想住新家的。

    远就远吧,大不了周末不出门。

  • 2011-12-26

    各种懒

    桌子

    柜子

    周末早晨根本就不愿意起床……中午起床之后根本就不愿意出门……窝在沙发上他玩电脑我玩IPAD,家里忽然有了很快的无线网络,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目前才定了一张桌子,一个柜子,买了一面巨大的镜子,然后就是MUJI的床单床罩拖鞋等无关紧要的东西。竟然很久之前还囤了一张MUJI的地垫。还有宜家的垃圾桶和两个布凳子也是以前囤的,回头一并搬到新家去。

    电器昨天才去匆匆看了一眼。元旦先定一下洗衣机和冰箱。空调和电视回头再说吧。

    反正也不急着去住。就是各种懒散,想一动不动。

  • 2011-12-12

    美好的叠词

    我一次又一次忍不住想赞美周日的早餐:香喷喷的现磨咖啡、热气腾腾的红茶、用黄油煎得油滋滋脆嘣嘣的吐司、炒得黄澄澄的鸡蛋、还有甜糯糯的芒果。

    好多时候,我们不得不用叠词来形容一样东西的美好与嗲。

    周六很晚才起床,拉拉喊我们去吃饭。一顿漫长的午餐吃到下午四点。然后跟MAY姐姐去逛宜家。第二天就是华丽的早餐,逛家居城,又去了一趟it折扣店,本来我想买件卫衣,结果什么也没买到,反而给桉树买了一件羽绒服。

    新家的概念还没有完全形成,也搞不清楚到底买什么样的家具。验房时一群穷鬼们都去了,情绪最激烈的竟然是豆豆。我跟天然呆就站在阳台上晒太阳聊天,那些装修的细节问题我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天然呆说:“我怎么觉得今天是陪豆豆桉树夫妇来验房……”反正我有点置身事外的感觉,不过说回来这种事情让男人去做就可以了!!

    之前很多人都说我们小区的外墙颜色丑,我一直觉得挺特别挺好看的。这次去看的时候,阳光打在上面,真的很美啊!好奇怪,大家为什么都喜欢那种硬邦邦的颜色呢,暖色真的挺美呀!

  • 2011-12-09

    有重力的地方

    在北京梦见了沙滩。在清醒前的边缘感觉到了脚趾踩在沙滩上的触感:潮湿而温凉。在导演跟制片主任碰面的现场,忽然接到初中同学的电话,他讲话带着乡音,问我还记不记得他。不记得了。他很惊讶:“我感觉你会记得我。我总觉得你会记得我。”但我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

    我一个人提前回了南京。因为事情暂时告一段落,而下周可能还得在北京,便想跟桉树多待一天也好。我拎着行李直奔北京南站,买了一张40分钟之后的车票。高铁上永远在放《邻家特工》。阳光刺眼,只能拉上窗帘,前排一个男人不知为何总是带着一脸恶意回头,幸好他在济南就下车了。夕阳西下时,火车也开到了比较南方的区域,可以见到大片绿色的田野。冬天的绿色显得格外地绿,整齐如作业本。

    为了给桉树一个惊喜,我一直跟他说周五才能回。在高铁上接到他一个朋友的电话,我还特地嘱咐他不要告诉桉树我在回南京的路上。结果回家之后他并不在家,而是在外面跟朋友喝茶!我在家苦等了三个小时,他才推门而入。不过当时他一副下巴要掉下来的样子,已经值回票价。

    这天晚上我睡得昏天暗地,像是从月球返回了地球。这是有重力的地方,我一脚踩进来就感觉到了重力的存在,并更加确定之前的漂浮和空气稀薄:吃日本料理时的稀薄、坐在咖啡馆时的稀薄、在酒店睡觉时的稀薄。但我还是几次想到了海胆刺身:黄澄澄的。我应该把最后一块吃掉的。

  • 2011-12-07

    在北京

    并不冷。准备的护膝和手套等全部没用上。酒店房间温暖,但空气实在干燥,半夜觉得嗓子鼻子里都是沙砾,呼吸艰难。前几天下了一会儿小雪粒,今天又阳光耀眼。

    感觉身处另一个人生。吃饭、交谈,都不是平常的状态。每天回去的地方是酒店而不是自己的家。台里有人请我们吃饭,说到自己因为工作原因大部分时间必须在北京,但一直抵制着这个城市:不离开住所,只在附近活动,不开车,拒绝认识和了解这个城市。固执地想返回南京生活,生怕自己的生活被真的一分为二。他想保留南京那份生活的完整性,把在北京所有的时间,即使已经远远超过待在南京,但依然看作是出差,是生活之外。

    又跟传奇的H先生一起喝咖啡吃饭,他问我:“你如果当年跟我一样留在北京,会是什么样子?”我也真的想象不出。在北京也看了点家具,但H先生说他家餐桌就花了6万元,我不禁一阵眩晕……6千的餐桌我也觉得贵呀!

    我们的电影因为季节的原因,如果定下明年上映的话,很快就必须开机。于是各种压力纷涌而至,尤其是演员的问题。影视圈最麻烦最贵最紧俏的东西是什么?演员。剧本是为了吸引演员,找名导演是为了吸引演员。幸好剧本本身还不错,甚至连Z都表示了兴趣,可惜时间来不及了。经验不够,谈演员的时间留得不充裕,季节又不能等人。我们跟导演说:“下次不要写这么季节性强的电影嘛!或者写个海边的戏嘛!!”

    做一行恨一行。导演提起拍电影就咬牙切齿,但又说看着自己创造的东西一点点成型的快乐没有其它东西可以替代。而我自己的总结是:我还是回去写小说好了。虽然小说也写不出来……

    又聊起宗教,在座几个人都觉得自己不会成为任何教徒。能战胜时间和虚无的东西就在眼前,不必求助信仰,即使这个东西带来的很多时候都是痛苦。